中文版 | ENGLISH

新聞中心

GROUP NEWS

后疫情時代,擔憂制造業“去中國化”,不如認清自身長短板

發表時間: 2020-05-08 │ 點擊數: 

2020年的春天,注定載入史冊。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肆虐之下,“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個詞從未像現在這樣,被切切實實感受到——以全球供給與需求同步“暫?!边@種“殘酷”的方式。

 

疫情爆發最早的中國,數據已經說明了一切——不要說一季度GDP-6.8%的“史上最差”,全國各地1-2月的財政收入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重災區湖北2月份公共財政收入幾乎“歸零”,其他眾多省份的財政收入,2月份普遍降幅也都在20%以上。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圖】2020年初的財政收入降幅,僅次于金融危機(圖片來源:中金公司)

 

慘狀,可能剛剛開始:近日,一張放假通知刷爆網絡。珠海市某公司發布公告稱由于連續半個月未接到生產訂單,決定4月20日至10月8日全廠放假半年——當然是無薪假!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受疫情影響,某公司連放半年無薪假(圖片來源:網絡)

 

類似的故事,近幾個月來,在神州大地上一再發生,上演了一幕幕的悲歡離合——往小了說,疫情之下,一家企業的業務“停擺”,背后可能就是成百上千家庭的生計;往大了說,一家家企業的生存狀態,直接關系“中國制造”的未來!

 

數據是實實在在的:今年4月財新PMI新出口訂單指數錄得33.7,比2月還低2.7個百分點,為2009年以來新低。甚至有研報稱“中國制造,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4月的新出口訂單暴跌(圖片來源:澤平宏觀)

 

軍情緊急,刻不容緩:4月最新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要保持我國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性和競爭力,促進產業鏈協同復工復產達產”。 那么疫情之下,“中國制造”究竟困難到了何等地步呢?全世界真能離開“中國制造”么?今天撲克投資家就帶大家,了解疫情中真實的產業鏈。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疫情下,

全球企業現狀有多“慘”?

 

“大千世界,環球同此涼熱”,和以往的災情不同,這次疫情幾乎蔓延到了所有國家,并且所有主要經濟體都成了重災區。新冠疫情對全球化和全球經濟體系更深層次沖擊正逐步顯露。而中國作為“全球的工廠”,自然首當其沖。

 

據中國基金報,廣東某外貿企業是多個歐美服裝品牌部分款式產品的合作商之一。3月中旬開始,隨著歐美新增確診病例開始爆發式增長,客戶便開始集中大量取消訂單,甚至有的客戶前一天還在催貨,后一天就突然取消訂單。未取消訂單的付款周期顯著延長,甚至直接從數十天延長至近百天,進一步加大了企業的現金流負擔。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紡織服裝出口受影響程度尤為嚴重(圖片來源:中紡聯)

 

即使還沒到“斷糧”程度的行業,也有難念的經:以外貿重地東莞為例,該地港務集團副總經理劉濤曾表示,東莞港約有3成貨物運往香港碼頭。而如今,在東莞完工的商品卻被迫壓在碼頭、無法發貨?!案浇S有給飛利浦做玻璃的,貨都做好了,但現在不讓發貨,得等通知。很多廠家有大貨壓在碼頭,還要交錢存管?!?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廣東東莞,位列全國第三大出口城市(圖片來源:網絡)

 

不用說來往全球各國航班紛紛“停飛”,相關國家對中國采取的海關限制、停航、停運、拒收以及關稅上調等措施,導致企業大量國際進出口業務明顯受阻。例如,印度大幅上調關稅,印尼、約旦、俄羅斯暫停進口部分中國商品,越南發出暫緩貨物清關提醒。貨出不去,人進不來,天上是絕不會掉錢的。

 

疫情之下,中國企業還將面臨另一項挑戰——出口壁壘!就連抗疫急需的口罩,也未能逃脫此劫各國標準不一也成為阻礙防疫物資順利出口的一大“關卡”。在口罩出口的標準認證上,國內企業往往沒有主導權。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出口到美國的KN95口罩,流通鏈條上的各個節點中但凡有一環拿不出政府或醫院開具的采購函作背書,都可能被視為非法。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國內的口罩,出口也遭遇重重關卡(圖片來源:網絡)

 

出口遭遇困難的遠不止口罩。華金證券認為,2020將是中國出口的“困難年”:

 

從我國對美歐韓國的出口商品結構來看,其中,排名前十的大類商品出口金額占比接近70%,預計受疫情沖擊出口需求放緩或更為明顯,相關商品外貿商2020年可能進入艱難時間,主要包括機電產品、電機產品、機械產品、紡織及服裝、雜項、家具用品、工業金屬、塑料橡膠、玩具、及車輛等運輸設備。

 

比起出口受阻,一場水面下的暗戰正在進行:中國在全球產業鏈的位置,似乎有所松動!面對疫情的打擊,越來越多的國家,正在重新思考自身的產業鏈地位,全球化分工正在遭受嚴峻挑戰。

 

依然以口罩為例:口罩上方的鼻梁條需要有良好的受外力變形,不受力的情況下不出現回彈,保持現有形狀不變。鼻梁條被稱為口罩的“脊梁”。而現在的問題在于:全世界的鼻梁條都在中國!據施展在接受巴倫周刊采訪時表示:

 

在疫情發生之前,全世界口罩日產4000萬,中國占2000萬,韓國占1000萬,日本占500萬,全世界所有其他國家分剩下的500萬,但是4000萬只口罩的鼻梁條基本上都在中國,一旦沒有鼻梁條,韓國就生產不了完整的口罩。

 

小小口罩尚且如此,更不用說更加復雜的產品了。以汽車行業為例,今年2月,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造成中國造零部件供應中斷。韓國現代汽車本土工廠不得不全面停產,據保守估計,停產損失達到1萬億韓元以上。

 

在疫情的重壓下下,全球有關產業鏈 “去中國化”的聲音也絡繹不絕。且不說美國、日本紛紛針對企業“離開中國”推出鼓勵計劃,就連韓國的企業也“有所動作”:4月16日,韓國化工巨頭,韓國第三大跨國企業SK集團,大手筆拋售所持的中國燃氣集團全部5.35億股,套現上百億港元。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需要關注的是,事實上“逆全球化”并不是疫情之后才開始的,2008年以來,產業鏈的全球化已經處于停滯不前,更多的被區域化深化所取代。

 

按照以往的觀點,關稅太高是“逆全球化”的原因,據世界銀行等測算,雖然全球平均關稅在2008年短暫回升后繼續下降,但產業鏈的全球分工程度并未回到增長的軌道!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全球產業鏈參與度2年就開始一直下降(圖片來源:世界銀行)

 

從某種程度上說,產業鏈的“逆全球化”“去中國化”,其實并非完全是疫情的原因。以美國為例,早在特朗普上臺后,一系列的動作就已經表明,“去中國化”或明或暗已在悄然進行。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制造業“去中國化”?想太多了

 

全球化在過去40年中,在創造大量財富的同時,由于發達國家用工成本與發展中國家的差異,跨國企業將制造業產業鏈分隔、轉移至低成本發展中國家的行為,造成了發達國家制造業“空心化”和中產階層萎縮。這個話題已經有很多文章討論,在此不詳細展開了。

 

   1.全球化,是怎么被“玩壞”的?

 

以全球頭號強國美國為例,由于產業空心化嚴重,從2001到2019年,美國至少有100000家制造業工廠遷往他國,近500萬的就業崗位流失海外。美國制造業稅后利潤占美國企業整體利潤的比重,從70年代末的47%下降至目前的不足20%。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就業人數和利潤兩個維度,表明美國制造業的衰落(圖片來源:李迅雷金融研究)

 

制造業的衰落,帶來的不是簡單的經濟數據變化,而是實實在在的社會問題:工人階級的好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上世紀80年代,國內的留學生,訪問學者剛剛踏上美國,感到最為訝異的,是和之前宣傳的“美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形成鮮明對比,普通的美國工人家庭,都有彩電、電冰箱、汽車這樣的大件物品,街道馬路上經常堵車——要知道,當時國內黑白電視都還是奢侈品,汽車更非普通人消費得起,堵車完全是天方夜譚!

 

幾十年過去了,在中國人的消費水平今非昔比的同時,美國的中產階級正在快速萎縮!在精英階層財富如同滾雪球般快速增長的同時,普通工人的生活水平甚至不如上世紀80年代!昔日的鋼鐵之城——底特律,如今已經淪為鐵銹地帶,成為犯罪分子的樂園,“紅脖子”們紛紛失業,生活水準一瀉千里。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圖】發達國家的財富,越來越向精英階層手里集中(圖片來源:李迅雷金融研究)

 

拉長時間線,會發現情況更不容樂觀:從存量財富占有來看,美國最富有的1%人群占有37.2%的社會財富,低收入50%群體的存量財富由1.2%變為凈負債(-0.1%)。在美國財富差距擴大的同時,代際流動性在下降,美國夢在現實中變得越來越遙遠。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圖】英美的貧富差距已經來到二戰前“峰值”(圖片來源:華爾街見聞)

 

原因一言以蔽之,就是:全球化過程中攫取的巨額利潤,使得上流階層愈發堅持對該進程的推動;而那些在全球化過程中被遺棄的工薪階層,則愈來愈抗拒全球化!而上流階層從全球化中得到的,不僅是較低的生產成本,還有種種“隱形好處”——比如,優惠的稅率!

 

跨國企業及高管在全球化過程中攫取大量利益的同時,還通過各國子公司間復雜的關聯交易,使得在母國的應稅收入減少,將利潤盡可能轉移到稅率更低的國家,從而實現合理避稅。

 

以全球電商巨頭亞馬遜為例,2017-2018企業盈利分別為56億和112億美元,非但沒交一分錢的稅,反而充分利用規則,從聯邦政府倒薅了2.66億美元的退稅!難怪其掌門人遭到特朗普的“怒斥”。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圖】亞馬遜這樣的“鐵公雞”舉世罕見(圖片來源:網絡)

 

如果說企業避稅還屬于普通民眾無感話題的話,那么精英個人避稅則是明顯的“吃相難看”了。

 

跨國企業高管等富豪階層,在企業已經“合理避稅”的基礎上,利用全球化過程,采取多重國籍、轉移居住地等方式,進一步地對個人收入實現“雙重避稅”,成為“馬太效應”赤裸裸的宣示。

 

據統計,2018年,美國400個最富有家庭的平均實際稅率為23%,比美國底層50%家庭的24.2%還低了一個百分點!看來2007年巴菲特所言“我公司前臺的實際稅率都比我高”依舊沒有改變!這樣的新聞多了,可想而知民眾會有怎樣的心理。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矛盾,總有一天會爆發,特朗普上臺后,宣稱是美國制造業面臨的困難是“中國人搶了工作機會”,并發動了對中國的貿易摩擦,對中國商品加征高額關稅,意在迫使相關產業鏈流回美國!據《財經》雜志,貿易摩擦一年后,中國商品在美國市場份額下降約2.5%。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貿易戰一年后,中國產品在美份額大降(圖片來源:財經雜志)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更是讓全球看到了“重構產業鏈”的必要性——只為降低風險!但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如果了解了中國制造的崛起過程,就會明白——不管有多少風言風語,“中國制造”早已成為全球產業鏈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2.中國制造是否可被替代?本來不應該是一個問題

 

從SITC十大類貿易品的進出口數據看,中國大陸是非食用原料、礦物燃料、化學品的凈進口國和原料分類的制成品、機械與運輸設備和雜項制品的凈出口區域,其中,最終消費品中國大陸出口全球占比在30%以上。如此大的比例,很難想象,靠著幾個政客的搖唇鼓舌,就能把它們從中國撤出。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數據表明,中國制造早已占領世界(圖片來源:華創證券)

 

可能也有人說,疫情過后,全球最想從中國移出的產業部門,莫過于和醫藥相關的產業。例如,法國總統馬克龍本月初就要求法國企業提高口罩和呼吸機的產量,德國總理默克爾6日也表示“政府將進行干預以提高防護物資產能”,但這些國家真能增加得了那么多產能么?我們還是用數據說話!

 

以呼吸機和ECMO出口看,2018年美國和德國的出口遠多于中國大陸,但事實上美國和德國出口金額主要是高端醫療器械的市場占有率和高價格帶來的,ECMO作為最后的救命稻草,其缺口遠沒有呼吸機缺口的緊迫性那么大!

 

另一方面,中低端醫療器械已經非常依賴中國大陸。根據工信部數據,中國大陸在2020年2月生產了1.5萬臺呼吸機,這相當于全美呼吸機存量16萬的近10分之一,在高重癥率的新冠肺炎沖擊下,呼吸機的大量剛需使得美國,乃至全球呼吸機國內產能的不足暴露了出來,全球對于中國大陸呼吸機產能的依賴仍然停留在中低端呼吸機領域。據《財經》雜志近期報道,某知名企業的呼吸機訂單已經排到6-7月!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志愿者在通宵安裝15臺呼吸機(圖片來源:南派紀錄片)

 

全球的呼吸機離不開中國,而和口罩密切相關的紡織業,全球產業鏈對中國大陸的依賴程度高得多,對于紡織品的全球出口而言,中國大陸占接近一半的份額,這使得疫情沖擊下各國口罩需求缺口巨大,短期內更加依賴從中國大陸的進口。這就不難理解,為什么中國的口罩疫情期間,成為全世界的搶手貨了。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和醫療器械相比,中國占據了全球紡織品出口的絕大部分(圖片來源:華創證券)

 

經歷這次疫情,關于口罩等醫療設備和產品,或許各國政府會出臺相應政策回遷部分產能,但是,全部遷移不太現實;其他產業鏈,更不會生硬搬遷。

 

中國之所以能夠在全球產業鏈中有今天的地位,原因無他,只因極具競爭優勢的綜合生產成本!雖然這已經是老生常談了,但是疫情當前,才凸顯出這一點的珍貴!

 

舉個小例子,這兩天,特斯拉又火了,只因最新產品國產長續航版(668公里)的價格才33.9萬起,贏得了大批用戶下單,如果不是在上海的中國工廠給力(2月10日第一時間開工),在美國疫情導致美國工廠停工的情況下,特斯拉將面臨很大的困難,更何況,國產特斯拉的成本比美國特斯拉要低20%-25%。所以,無論特朗普給特斯拉多少搬遷費,估計馬斯克也不愿意搬。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特斯拉復工,在國內企業中幾乎是最早的一批(圖片來源:一財)

 

除資源稟賦外,中國的技術進步、規模經濟和產業集聚都在推動綜合成本下降。供應鏈要想大規模、長時間從中國向外遷移,缺乏足夠動力!將供應鏈搬回,意味著巨大的資本支出,包括建立新工廠,而那些依靠中國低廉勞動力和土地成本的利潤,都將因此而抵消,試想一下,哪家企業愿意承擔這樣的代價?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去中國化的難度很高,

合作依然是當前世界的主流

 

   1.產業轉移,無關疫情,只在乎成本

 

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如果產業鏈“去中國化”真的能夠帶來更多利潤的話,那么它早就該進行了,哪里用得著等到疫情?實際上,近年來,一些產業已經從中國搬出,轉向成本更低的東南亞、印度等地區。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也是因為,這些地方生產的成本更低!

 

依然以中美貿易為例:據全球產業鏈研究機構Kearney研究顯示,2019年,美國國內制造業的產品總額與進口產品總額相比,較上年有了提高。而提高的原因,不在于美國國內的制造業變強了,而是對中國的進口減少了: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2018年美國嚴厲貿易政策,減弱了進口,并未讓本國的制造業變強(圖片來源:Kearney)

 

那么減少出去的份額落到哪里呢?美國從中國減少的進口份額,轉移到了其它低成本國家(LCC)、墨西哥、歐洲等經濟體;而從中國轉移出去的出口總額(2019年,約310億美元),有將近一半(46%)落在了越南!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圖】越南,正在影響中美貿易格局(圖片來源:Kearney)

 

和越南相似的,還有近年來被熱烈討論的印度。的確,印度和越南,似乎都具備產業鏈轉移的條件——人口年輕化,生產成本低。因此,近年來也成為從中國流出產業的熱點去向。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越南和印度的制造業人工成本,已經顯著低于中國(圖片來源:天風證券)

 

以智能手機為例,和前幾年相比,印度的市場份額已經有了顯著提升(富士康已在印度設廠生產蘋果手機),此外,部分自動化組裝程度高的產品已經移到了越南(如AirPods Pro)。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近年智能手機的全球供應鏈,印度和越南份額逐漸加大(圖片來源:IDC)

 

智能手機業,只是全球產業鏈地位有所松動的一個反應,不過單憑此,顯然不能斷定,“中國制造”的地位受到挑戰!

 

   2. 中國制造的地位,根源于“聚合優勢”

 

中國等發展中國家制造業成本也在全球化過程中逐步上升。根據牛津大學研究,就制造業單位產出所對應的成本看,2003年中國相關成本僅相當于美國的31.90%,2012年上升至79.08%,2017年已上升至90.56%。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圖】中國制造業勞動力成本不斷提升(圖片來源:中泰證券)

 

但中國制造的優勢,絕不僅僅在于成本:短期內,各個國家很難構造出獨立的產業鏈和工業體系,全球產業鏈也難以在短期內發生逆轉性的變化。歷史表明,全球產業鏈無法、也不會與中國脫鉤。市場擔心的外資制造業全面撤出的“去中國化”,更不會馬上出現。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圖】全球歷次產業轉移浪潮(以不同顏色區分)(圖片來源:國泰君安)

 

為什么這么肯定?這個問題詳細展開很復雜,但簡而言之,就是“中國制造不是一個點,一條線,而是一張密密麻麻的網”;如同施展所言:

 

這次疫情恰恰證明了中國制造業的樞紐地位是存在的,而且非常強韌。疫情進一步表明了它的強韌性,不僅貿易戰無法讓制造業轉移,疫情也無法讓它轉移。

 

目前,中國國擁有41個工業大類、207個工業中類、666個工業小類,是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所列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產業門類齊全,基礎設施完善,各個行業的上中下游產業形成聚合優勢。這是任何所謂“單一優勢”的經濟體不能比擬的!

 

何為“聚合優勢”?講白了就是上中下游“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力量。工業化時代,任何產品的生產想要順利完成,都需要一整個產業鏈的良好運轉,目前全球只有中國,有這樣的力量,并且短期內無法取代,正如施展所言:

 

新一輪的美國科技創新帶來了新經濟大規模外包的需求,然后在中國拉動出一種供應鏈網絡的演化模式,而這種供應鏈網絡的演化模式幾乎延伸到了生產當中的每一個環節。中國制造業要整個網絡都轉出去的話,現在世界上還沒有哪個地方有那么大的容量能夠承載。

 

這和“產業群”的概念其實是一樣的。為啥很多人寧愿在大城市飄著,也不愿意回家,就是因為很多職位只有在大城市才有。企業,國家也是一樣的道理。下面這張圖彰顯了中國“世界工廠”的地位,各位可以感受一下: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中國制造業產出在全球的地位(圖片來源:howMuch)

 

中國產業鏈能有今天的地位,背后是以往幾十年的努力。依然以中、印、越三國的PK為例:最近幾年,雖然部分外資,甚至包括中國部分企業開始向后面兩個國家轉移產能。但目前東南亞國家能夠承接的只是部分低端產能,想要全部取代中國的世界工廠地位并不現實。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正在等待上工的越南女工(圖片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現代工業需要的知識水平毋庸置疑,而中國之所以具有自身強大的競爭優勢,尤其是要感謝九年義務教育和的男女平等國策,直接導致在改革開放之后,中國有充足的經過中等教育的有效勞動力,以及大學普及率提升之后所帶來的“工程師紅利”。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例如福耀,在美國開設工廠后,創始人曹德旺這樣評價美國的營商環境:

 

從我在美國十幾年投資辦廠經驗看,如今在美國從事制造業,優勢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資源價格低,二是稅費低,三是市場需求強勁。但美國工人的責任意識非常薄弱,產品不良率要明顯超過中國工廠生產的。于是雙方不免產生了沖突。

 

又如富士康,特朗普總統先前承諾的“世界第八大奇跡”——耗資10億美元、占地2200萬平方英尺的10.5代液晶顯示器(LCD)工廠,至今還是一片空地!其中原因很復雜,但至少說明一點:制造業在美國的黃金時代一去不復返了!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圖】特朗普和郭臺銘親自奠基的工廠,連影子都沒有(圖片來源:騰訊新聞)

 

和美國相比,越南,印度和中國比廉價人力還行,發展科研教育知識經濟需要的努力和決心非同一般,完全沒有可行性。尤其是印度——很難想象一個還有近3億文盲的國家,能夠在可預見的未來成為亞洲之光。

 

那么疫情之下,會有產業鏈離開中國么?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與眾多跨國企業決策者們交流后認為,疫情危機其實會放慢貿易戰以來產業鏈的搬遷趨勢,而非加快。理由有二:


(1)搬遷意味著新投資,但全球衰退陰霾導致無人愿投。經此一疫,歐美經濟估計需要兩年才能恢復原有的元氣。疫情之下,現金才是硬道理,原本一些公司在疫情前打算在中國以外投資設新廠,或者在其本國加大自動化投入,這些意向當前紛紛被延期。


(2)以TMT產業鏈為例,全球龍頭企業幾乎都認為,中國在復工中展現的管理能力,進一步驗證了它相對于其他新興市場的制造業優勢。在封城之后僅僅兩個月內,疫情受控,生產能力幾乎滿血復活,很難想象其他國家能做到。

 

即使是貿易摩擦加征的關稅,也沒能阻止國外廠商“再次來到”中國。正如一家美國防護手套制造商在《巴倫周刊》的文章所言:

 

現在,我們在中國以外的生產處于停頓狀態,或者由于停工和政府削減出口產品的生產能力而面臨長時間的延誤。由于產品材料易于獲取,制造工廠有生產能力,從中國購買對我們來說是一個簡單的選擇。但是由于25%的關稅,這種產品的進口成本要高得多。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美國的口罩生產線(圖片來源:Quartz)

 

和口罩這樣的簡單產品相比,先進技術領域看似“護城河”很高,但這方面競爭力一旦失去,再想獲得的難度要大得多。而近年來,中國在高科技產業上的發展有目共睹,已經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形成強大挑戰,而這樣的過程是不可逆的,在此限于篇幅不詳細展開了。

 

總而言之,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中國制造業能有今天的地位,靠的是全體中國人民的努力,絕對不是幾個政客搖唇鼓舌就可以一筆勾銷的!

 

對于企業家而言,不管在哪里設廠,最終都是各方因素博弈的結果。曹德旺之所以在美國開玻璃廠,也是因為玻璃市場在美國,且資源、運費便宜之故。正如他自己所言“在美國、歐洲,最便宜的是電、天然氣等能源資源,最貴的就是勞工成本,發達國家的勞動成本高于中國”。

 

不過人工智能的興起,“無人工廠”“智能工廠”的涌現,會使得勞動力成本逐漸沒有那么重要:根據波士頓咨詢公司(BCG)的預測,2025年,機器人系統的價格將降至10萬美元,而系統性能將以每年5%的速度提升,制造業25%的工作會走向自動化,全球各個國家和地區制造業節省人力成本比重的均值是16%。

 

不過人工智能的興起將是一個長期的歷史過程,中國需要抓住歷史機遇,實現彎道超車,不過這又是另一個話題了。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實現全自動生產的智能工廠(圖片來源:網絡)

 

對于產業鏈的“去中國化”,撲克智咖,東方證券陳達飛認為,“比較優勢”是關鍵:

 

第一,即使沒發生疫情,基于經濟層面的投入產出比的考慮,部分勞動密集型產業鏈也會“去中國化”;第二,疫情之后,從國家安全和居民生命安全角度,各國政府出臺政策鼓勵產業鏈回流,主要影響的是成本端,但各國要素稟賦的不同、市場容量的差異,仍然是影響企業成本和收益的主要因素,與此同時,面對加劇的不確定性,短期內,按兵不動可能是更多企業的選擇;第三,如果中國政府出臺相應政策,對沖國外政府的優惠政策,那么外遷壓力會減??;第四,基于同一產品內的價值鏈分工與傳統貿易理論下基于比較優勢的分工有顯著差異,即使不存在比較優勢,仍可能保留在分工中的地位;中國整體上處于價值鏈的中下游,目前這個位置能夠迅速被替代的可能性比較小,但這也不妨礙部分產能外遷/回遷。

 

 

   3. 產業鏈升級,中國企業的使命

 

歐美主要國家新冠每日新增確診人數在3月底4月初見頂回落。意大利于3月21日達到頂峰,德國3月25日達到頂峰,法國4月3日達到頂峰,美國4月4日達到頂峰,全球在4月3日達到頂峰,意味著疫情拐點或將現,對全球經濟復蘇有促進作用,但愿曙光能早一點到來。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圖】全球主要國家新增確診人數已經開始見頂回落(圖片來源:中泰證券)

 

誠然,盡管全球產業鏈的“去中國化”不是事實,但也不能否認,部分產業鏈的轉移確實造成了就業、經濟增長等方面的損失。

 

特別是,當前疫情的蔓延,導致大批中國企業失去訂單或被迫違約,有的企業還出現了生存問題。外部技術供應鏈的時而中斷,也讓中國高科技產業面臨不小的升級風險。面對這種挑戰,現在怎么強調保住產業鏈也不過分。

 

如何保住產業鏈?著名經濟學家,北大國發院BiMBA商學院院長陳春花,給了正在應對疫情的企業三條建議:

 

首先,疫情正在破壞全球制造業的基本準則。全球制造業的基本準則是全球布局,然后以成本和效率去做綜合??墒前凑宅F在的疫情防控以及全球危機帶來的影響,這個基本準則應該被打破,所以疫情一定會帶來完全不同的供應結構與成本結構,因此需要重構供應鏈。

 

第二,疫情全球防控所做的這些努力,一定會帶來非常多的不確定性,疫情也同樣全方位地影響著人們的生活,并深刻改變著人們的生活方式,所以需要重構商業模式。

 

第三,我們所看到的“當下的沖擊”,實際上是一種超越傳統認知的存在,因為我們要重新認識它,所以它需要一個重構價值體系。

 

現在全球進入了供應鏈4.0的階段,中國企業應該努力在供應鏈中、上下游中發揮更加核心的位置,將消費者還有服務、流通以及生產者之間產生更強烈,形成更穩定的整合,實現在全球戰略中的面對風險時有更好的防控能力。

 

聊產業、做金融,上撲克!

【圖】從1.0到4.0的供應鏈四階段示意圖(圖片來源:世界經理人)

 

這是中國企業的目標,也是中國企業的使命。疫情過后的中國制造業,一定更加強大!


文章來源: 作 者 章舟 撲克內容團隊


? 浙江体彩2o选5今晚开奖